• 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屬分類:參選立委日記

Q1. 沈宜璇的生命歷程充滿磨難,也因為這份磨難有著與大多數人不同的心路歷程,這次2020立法委員選戰,請問您是基於什麼樣的理念決定來參選?
Q2. 台灣的癌症發生率在今年擠進了全球前十名的國家,不只癌症,舉凡還有腦中風、罕見疾病等重症者的長照制度也是國人關心的議題,在這個部分您有哪些具體的政見嗎?
Q3. 關於弱勢族群的發聲,不只是重症患者,在這個社會上有許多因為意外而導致工作能力喪失的族群,在這個部分您是否有相對應的政見與措施?

  1. 人人有權工作、能自由選擇職業、享受公正和合適的工作條件,並享有免於失業的保障。
  2. 人人有同工同酬的權利,不受任何歧視。
  3. 每一個工作的人,有權享受公正和合適的報酬,保證使他本人和家屬有一個符合人的尊嚴的生活條件,必要時並輔以其他方式的社會保障。
  4. 人人有為維護其利益而組織和參加工會的權利。

Q4. 您的政見中第一項是保障全民基本收入,那我們來跟觀眾聊聊您這項政見的具體措施是如何落實?
Q5. 最近有個很夯的議題叫做居住正義,我們知道沈宜璇也很專注這個議題,那是否跟觀眾來聊聊,您認為我們國家應該朝這個方向前進的話,有哪些具體可以執行的措施?

居住權也是人權的一種,每個人都需要有個家,而國家有義務逐步實現這個理想,來保障人們「安居」樂業。

2009年國內法的兩公約所做的要求。(在過去鮮少國際奧援、人民必需靠自己抗議、吶喊、爭取人權的民主台灣。)

遺憾的是,隨著房地產增值,都市倍數飆漲的房價,全台各地被開發利益驅離自己長期所居住的「家」的人也愈來愈多。迄今我們仍沒有一個完善的體制,可以保護人們不被任意迫遷。台北新北各處高掛的都更抗議布條,以及一個個被掀開的弊案,透露著財團如何藉政府徵收民地轉而蓋住宅大樓和商場獲取暴利。

例如:社會住宅、 提供適當搬遷補助。

(一)推動法制改革: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國土活化的法制修訂。
(二)普及居住權意識:藉講座、活動等工作,替居住權的可司法性打下基礎。
(三)個案的協商、司法救濟

首先,「居住人權」與「房屋所有權」是分離的概念。無論「房屋所有權」屬於誰,法律允許家暴受害者留在原家庭住所,而施暴者必須離開該住所。若受害者留在原住所不可行,則應提供適當的替代住所。(自 1948 年《世界人權宣言》,即由其第 17 條與第 25 條條文分別表述。)

然而號稱民主的台灣「居住人權」與「所有權」其實從未分離,一個個法院判決告訴我們︰一旦民事判決確認拆遷戶無「所有權」,拆屋還地之強制執行即具正當性。
法院從未在確認「所有權」歸屬後,針對迫遷行為探究其正當性,如:拆遷戶是否將無法自給,是否應提供替代住宅或安置措施給受影響的人,使其避免人民被驅逐且無家可歸的威脅。

例:航空城預定地迫遷、大埔張藥房、美河市遭徵收地主、以及受黑道威脅的都市更新受害者都是擁有「所有權」卻受人權侵害的例子。要釐清的是,什麼樣的「公共利益」才能賦予政府強徵民地的正當性。

有些國家將「公共利益」限定在因「公共安全」或「公共衛生」須驅離清空之範圍,如南非。那麼「經濟發展」呢?美國最高法院在 2005 年 Kelo 案 (Kelo v. City of New London, 545 U.S. 469 [2005]) 中,對於「經濟發展」能否作為徵地之目的展開激烈辯論,雖然最終判決認定「經濟發展」得作為一公共目的,仍須交由各州議會自行決定該目的能否使徵地具有正當性。

在往後的十年間,美國超過四十個州議會都以立法明確禁止或限制「經濟發展」作為強徵民地之目的,有些州將房屋擁有者必須遷徙的情況予以特別之限制,另有些州甚至修改州憲法禁止以「經濟發展」為目的徵用民地。

人權屬於每一個人,且首重對弱勢族群的扶助與保護。落實「居住人權」最消極的作法,是確保拆遷戶最低程度的「保有權保障」,免於受到無家可歸的威脅。就如同當家暴發生的剎那,政府即應啟動保護受害者的機制。倘若政府連消極地防止不當侵犯的功能都不存在,「居住正義」就只能繼續淪為人民靠自己抗議、吶喊、爭取人權時的口號了。

臺北市長柯文哲2015/3/4日出席大安區首場市長與里長市政座談會。會前,針對媒體報導北市府擬提「居住憲章」,規劃四年內蓋2萬5000戶公共住宅,柯文哲受訪時強調,居住人權是人的基本權利,無法做到讓年青人在臺北買得起房子,至少要讓他們住得起,北市有100萬戶,至少要有5%的只租不售公共住宅,才能有效不讓房價快速飆漲,蓋到5萬戶公共住宅本就是政策目標。

北市府擬向中央爭取陸保廠土地蓋公共住宅,當場未獲政院回應,會否影響推動公共住宅計畫(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柯文哲說,陸保廠的土地,都市計畫已劃定為住宅區,只要土地問題解決就可以蓋公共住宅。當時他與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談的是空總給國發會處理,北市府就換多少錢,但政院現在不打算開發空總,北市府需要的那些地需另外籌錢去換,才能蓋公共住宅,所以才需要與中央坐下來談……(台北市政府104年3月4日新聞稿: 柯文哲:居住權是基本人權 蓋5萬戶只租不售公共住宅 讓年青人在臺北住得起)。

稅改、實價課稅(房地合一課稅)均非真正治本,只能治標;真正要解決高房價之問題,在於疏導需求不均及補足公屋供給之不足。

疏導需求不均方面,應該在大台北地區以外之臺灣其他各地區,創造「就業機會」;補足公屋供給之不足方面,則應提供公屋30%以上。

實現「適足住房權」、不以讓年青人在臺北住得起為限

建提供現代住宅、合宜住宅等

「使用權的法律保障」、「服務、材料、設備和基礎設施的可提供性」、「可承受性」、「適居性」、「可獲取性」、「地點」以及「文化的適足性」等數方面,而非以「平價」為滿足。

  1. 今天訪問到了最後,我們現在知道沈宜璇不只是個生命鬥士,她更關注社會上的弱勢族群,現在我們把最後的時間留給沈宜璇,有甚麼話想對觀眾說的?
  • LINE
  • 掃一掃加入我
  • weinxin
  • LINE@生活圈
  • 掃一掃加入我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