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築夢-成立舞團與創業


(圖片:2005年沈宜璇中東肚皮舞團第一次的公演,台灣第一個肚皮舞的正式演出)
沈宜璇中東肚皮舞團團員:鐘意珊、李梅林、黃美瑜、楊婷妃、邱志青…

    「改變,從現在開始」這是舞團創團至今,仍沿用的口號。埃及對於我來說,是我舞蹈生命的轉折點,也是影響我一生至深至遠的國家。在當時還是個朝九晚五上班族的我來說,這真是一個巨大的改變,是腦袋不清楚,還是鬼迷了心竅,直到現在我仍然說不上來。

    從國外回來之後就開始我的肚皮舞事業,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從課程的規畫,教室的行政管理,如何推廣肚皮舞?如何宣傳、招生?全部的工作都要自己一手包辦。我是一個跟著感覺走的人,原本的我就不是一個做事很有系統的人,很容易被其他的事情所影響,或許我有創意,但我絕對沒有經營的頭腦,這都是從創業後才開始學習的,一路走來我必須不斷地學習與進修。經營的基本功還是要做足功課,腳步不要太快,要回來,不然別人跟不上妳的腳步。

    創業是一段艱辛的路程,工作時間很長,要面對許多的壓力,不只是來自於工作,還有家庭。對一個女性創業者來說,常常會面臨要放棄愛情還是放棄工作的決擇。創業的疲累,真得把一個人所有的精力都用盡了,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三~六個小時,你問我最想做什麼,我會回答你「睡覺」。過度的疲勞,常常會使我忘了去關心身邊的人和自己的關係。對夢想的追求我不後悔,但是對於家庭的虧欠卻覺得遺憾,我不能想像要怎麼樣把兩者放在同一個天秤上來比較熟輕熟重,但是現實上又常常必須在兩者間拉扯,因為上帝的公平,因為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1-5 著迷-不顧一切的叛逆行為

    從小就夢想著成為一個舞者,剛轉系時常常想著想著就哭了,也常常在夢中夢見自己在舞台上跳舞。在中央研究院工作了六年多的時間,薪水雖然不高,但是還算是穩定也符合自己興趣的工作。

    怎麼會知道,就一次的旅行,為了肚皮舞,我決定留在中東,也不知道那來的勇氣,像著了魔似的,沒有辦法去思考以後的生活該怎麼辦,(那時台灣肚皮舞還沒有那麼流行,很多人以為肚皮就是露出大肚子,然後刁一根煙的舞蹈。)突然間的離職讓父母非常擔心,不知道我以後要靠什麼維生。我自己也不了解,為什麼在工作這麼多年後的我,居然像個孩子似的,只要跳舞,什麼都不顧了。問我,有沒有後悔。沒有,完全沒有,一直在我身邊有很多支持我的學生、父母,從原本的不太看好到完全的支持,我有什麼好後悔的,沒有,只有對我身旁的人,不斷的感激、再感激,我何德何能,能認識你們。至於這一段奇妙的旅程與選擇,我至今仍然說不上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可以這樣的不顧一切?就當做是一個未解之謎好了。

    剛開始三年的時間,一大半的日子都在國外渡過,在這段期間。我一面在各地學舞、教舞也上台演出,為了尋找肚皮舞,我跑了大半個地球。常常在起床的睜開眼的那一剎那,我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那兒?是在台灣、在埃及、在日本還是在美國…,總要打開窗戶,看一下路上的行人是長什麼樣子,是金頭髮是黑頭髮,才能確定自己究竟身在哪個國家。

1-4 要畢業了,畢業≠失業

    景氣不好很多大四畢業生會選擇延畢或是就讀研究所,這是一種辦法沒錯啦!但是總是有些消極,不是嗎?更何況唸完研究所也不一定好找工作。我覺得與其這樣,不如早點拓展自己的人脈,讓別人看見你,知道你的能力。

    我從大四時開始參加職訓局所主辦的各項職訓活動,舉凡企業秘書實務班、中階主管實戰班……幾乎樣樣課程我全部都去上過,原本只是想要多學一些職場上的東西,卻沒有想到這些課程對我的幫助不止如此,要知道這些課堂上的同學們和授課的老師們可多是實務出身的,他們本身就是中層主管、或是職場達人,我一面在上這些課程時,可就有許多「貴人」紛紛要挖角我這個好學的學生去他們的公司上班呢!

    雖然後來都沒用上,因為在畢業前就順利考進中央研究院(有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我擁有多項職業證書)。我選擇了這份工作,主要是因為想要繼續唸研究所,一方面上班的時間固定,一方面工作的環境也很適合運用所學。在這裏一工作就是七年的時間,這段期間我唸了中文研究所和資管研究所。

    從大二轉系到畢業後工作的這段期間我沒有再跳過舞,可能是工作加上讀書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也可能是我沒有勇氣再走進舞蹈教室。已經選擇的路,我不想回頭。

    記得有一次在書店逛到雲門舞集出的新書,我把書拿在手上,看著書本上舞者的身影,眼淚就開始潰隄,或許我的心還放不下跳舞,還放不下那童年時的夢。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1-3 中文系的「啟智」生活

    大二時我轉到文化中文系就讀,這個改變對我之後人生的影響非常之大,在中文系中我們所學的都是先人做人處事的道理,面對當時時局怎麼樣待人接物,而這些種種就抒發在他們的文學創作中。你會發現每個人面對困難處理事情的態度都不同,所以每個人所得到的結果也就不一樣。

    我喜歡文學、喜歡哲學,我常常想我應該是「法家」,因為我會把我所學的東西拿來「用」,並不是我背了多少的書,而是用在我的生活上、工作上和面對困難的處理上。一直到現在我非常感謝在大學曾經教導過我的老師們,他們給我的真得太多太多。如果我今天能有一點點的成就,絕對是受了老師們教導給我的影響,讓我有能力去面對生活中的困難,有方法去調適自己的處世心態,這在現代很多人高學歷但是低EQ,面臨困難卻找不出「方法」來面對,至少我還可以做到自我解嘲。

    「自我」其實沒有那麼的重要的,要懂得放下、懂得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問題,世界上沒有不能解決的事,「解決」是一種方法,「不解決」也是一種解決的方法。如果真得一時想不通,那就不如「放著」等待時機,一定會有辦法處理的。往往壓力不是來自別人,而是自己。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1-2 棄「舞」從文的決定

    高中時考上中正高中的舞蹈班,開始真正進入舞蹈藝術的殿堂之路,雖然我自己左看右看都不是一個在老師眼中的乖學生,不僅常常進出教官室,每年英文都要靠著補考和學長「罩」我,才能順利過關。我從小就對自己的喜好很執著,喜歡的東西不必交待,自然會去學習,但是對於不喜歡的東西,卻怎麼逼也逼不來。現在想想,還真是千均一髮,還好有考上大學,不然可能現在的我走得又是另外的一條路了。

    因為我國中唸的是音樂班,所以並不像同學們大多都是從國小舞蹈實驗班這樣一路唸到高中的舞蹈班,所以除了芭蕾之外,現代舞與國劇武功對我來說是全新的東西,不過還好,反正跟著老師的動作與指令做,也不致於非常困難。

    真正麻煩的是,我沒有辦法完全遵守學校規定。對於自己不喜歡的科目就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上面,「反正以後也用不到」,就常常就溜到學校圖書館或是漫畫店,找自己愛看的「閒」書來看。我記得我國小六年級時開始就非常迷戀武俠小說和科幻小說,尤其是金庸和倪匡,他們的每一部作品甚至讀者對小說人物中的評論等書籍,我都一清二楚。還有就是愛看「尼羅河女兒」和「千面女郎」,這二部漫畫作品,這一看就看了好幾年,因為這二部漫畫說也奇怪,就一直沒有結局,一下聽說是作者過世了,一下就是出個一二本又停了下來,總之,到現在也沒有畫完就是了。(會愛上肚皮舞說多說少也是受了少年時代沉迷「尼羅河女兒」的影響)

    我不是反對學校教育,也不是不想在學校好好學習,只是填鴨式的教育對我這種自我意識非常強的小孩來說,越逼只會讓我離他越遠,當時我心想「以後需要用的到時候,大不了找一個人隨身翻譯就好了,反正會英文的人這麼多,也不缺我一個。」其實,如果當時的老師讓我了解唸英文不是只為了「分數」和「升學」,而是為了開拓自己的視野,是為了日後有機會與外國人在溝通時不必透過翻譯就能更清楚表現自己的意見,讓對方了解。如果,在當時老師是這樣告訴我,而不是告訴我你不唸英文就考不上大學,可能我就不那麼排斥學習了。在日後對於常常出國的我,也證明了語文能力真得是非常重要的溝通工具,也不只是英文,多會二、三種語言也是必須的。

    所以在我自己開始教學以後,我很重視怎麼樣引導學員們去主動的學習。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在引發學員興趣之後,他才有可能享受學習的樂趣,老師們也才有機會再帶領學員們進入你想要教導他的東西,甚至是藝術更核心的領域。

    還好,我當時沒有因為太過懶散的學習,讓我進不了大學唸書。我在大一時唸的是文化舞蹈系。一次我參加了高中老師的舞團排練,常常看到畢了業的學姊睡在舞蹈教室。

    「為什麼住在教室!」我覺得很好奇,難道是因為大家感情太好,或是這樣練舞比較方便嗎?

    「因為舞團的經費不足,這個月的薪水發不出來,所以沒有錢租房子,就先睡教室。」

    「那麼一個月多少錢呀?」當時的我對於一個舞者的收入完全沒有一點概念。

    「八千塊,平常教小朋友和做直銷,會有一些額外的收入」(註:因為在舞團,只要有演出就必須要排練,所以沒有辦法做一般正常上下班的固定工作。)

    第一次,我開始認真想著畢業後的問題,生活上的問題。回家後,我問媽媽,「如果以後我沒有錢,妳會不會養我。」

    「當然不會,妳都大學畢業了,父母沒有義務要照顧你一輩子,妳開始賺錢就要懂得孝盡父母。」我的媽呀!八千塊一個月,還要孝盡父母,這個實在也太困難了吧!

    「就和妳說了『興趣不能當飯吃』,妳自己一定要跳舞,做父母的也沒有辦法。」第一次,我意識到生活現實的重要。將近一個月我腦掉中會不斷出現電視新聞中常播放的一些窮苦人家的畫面,而我就住在屋頂會漏水的破爛的屋子裏,沒有飯吃,連買漂亮舞衣的錢也沒有。

    可能是一下的打擊對我這個一向飯來張口的我來說,是一項非常沉重的壓力。因此我想著想著決定自己必須要轉系,決定除了舞蹈這個「華而不實」的興趣之外,一定要有其他可以維持基本生活的專長與技能,我想總有辦法一面過著正常的生活,一面跳舞吧!

    學姊聽了我的想法覺得很好笑:「你才大一,不要想這麼多,就專心學習就好,以後的事慢慢再考慮。」但是,種種貧困與拾荒老人的影象一直在我心裏盤旋不去,於是一向不愛唸書的我居然開始到各個系所旁聽,也突然覺得讀文化大學還真不錯,什麼科系都有,反正旁聽又不用另外花錢,有興趣的就多聽幾堂,沒興趣就半途從後門溜了出去。除了在學校學習之外,還到校外學習電腦、學習插花、學習泡茶……,從那時開始就愛上了學習,也開始收集證照,電腦乙級技術士、泡茶師、池坊插花師…都是在大學時就取得了,不知不覺就這樣快樂的學習了很多的東西,沒有人逼而是自發性的。

    我想我很幸運就讀文化大學而不是當時舞蹈系學生的第一志願-藝術學院,現在的北藝大,對我個人而言,我不喜歡非常嚴肅的、管理式的學習方式,而是開放式的、選擇式的學習環境。人有時候總是不喜歡聽別人的使喚,別人幫我選的我未必會做,但是自己選的,就算是打落牙齒我也會混血吞。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1-1 浪漫而任信之舞

  我從四歲開始學習芭蕾舞,對於芭蕾舞者那優美的身形和高貴的姿態總是迷戀不已,更重要的是芭蕾舞裙那一層層浪漫的蕾絲和頭上閃亮亮的小皇冠才是真正吸引我的地方,常常對著鏡子和鏡頭擺pose像個小公主似的。很小開始登台表演,有時扮成仙女,有時又扮成可愛的小貓咪。

  從小就是一個愛哭鬼,每次學不會舞步就開始哭,但是很奇怪,邊哭還是邊跳,跳不好又哭。就這樣每次上課都一邊哭一邊跳,父母也覺得既然哭成這樣幹嘛還是要學?

  他們不懂,就是跳不會,不能幻化成公主,所以才會不干心地哭,也才要繼續學習呀!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0-5 人生有夢,「築夢」踏實


(圖:攝於2006年9月台灣第一次舉辦全國肚皮舞大賽,記者採訪實況)

    每當我們在從事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因為那發自內心的渴望與激情的激勵,會使我們奮不顧身的來尋求突破自我與向前邁進。在現今多元化的社會中已經沒有什麼是不可能、達不到的事。只要擁有專業技術、有計畫性的去執行,克服自己懶散的個性,在任何行業中你都可以成為「達人」、「專家」,只要懷有夢想,那何不仔細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開始著手「築夢」的規畫日記吧!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0-4 一場改變人生的意外選擇

    到埃及旅遊,是一次意外的選擇,而這場美麗的意外,不僅是對我個人在28歲之後的人生產生了巨大變化,同時也影響了許多現在所有在台灣教的肚皮舞老師。回到台灣後我創立了第一個中東肚皮舞推廣協會,與埃及唯一國家舞蹈學校合作,引進正統中東肚皮舞的教學系統,致力於推廣中東肚皮舞。

    現在在台灣幾乎所有的女性都認識了這個舞蹈,而且擺脫了長久以來肚皮舞帶給我們的負面印象,肚皮舞代表了美麗、健康與自信的舞蹈。在國際上,台灣的肚皮舞者也履創佳績,揚名國際,肚皮舞在台灣會有今天的發展,是我始料未及的,這鼓勵著我,讓我更大的動力,繼續努力下去。

肚皮舞上的資歷:

1、引領台灣肚皮舞的重要推手,被喻為「台灣肚皮舞教母」
2、任中華民國中東肚皮舞推廣協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夏威夷舞蹈協會理事長、致力於推廣城市與社區之藝文活動
3、第一位遠赴芬蘭(2005、2006)、以色列(2007)、埃及(2008)、授課之華人肚皮舞者,並接授當地電視台與報紙採訪。(除肚皮舞外2007年至以色列時,受當地中文系教授之邀,在以色列電視台介紹「毛澤東的生平」論壇)
4、旅居中東國家,曾多次接受台灣各大電視台專訪之「埃及達人」
5、被中國駐埃及教育參贊、中國大使館、今日中國記者喻為「華人之光-肚皮舞皇后」,並刊於《今日中國》雜誌。
6、出版品:《美人肚皮舞》台視文化,3DVD+1書,作者:沈宜璇,2006/11/5出版。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0-3 喝一口尼羅河的水,就註定要回到埃及


(圖:攝於埃及路克索尼羅河畔。)

    總覺得當時的我,應該不是我。可能是受了某種不知明力量的驅使,可能是被自己過於浪漫的想法衝昏了頭,在生命當中的某些時候,往往會被一個一閃而過的想法、一個似曾相似的畫面、一段熟悉的音符所觸動,攪亂我的心,影響我的生活以及一切的一切。

    當我第二次踏上埃及的土地,拿起電話,打給一個埃及的當時還不是很熟的朋友,告訴他,我來了,我需要一個住宿的地方。他問我「妳來做生意嗎?這裏有很多中國人來做生意。」

    「不是,我想學肚皮舞」他非常訝意我來這裏的理由。

    「真得嗎?中國人要跳肚皮舞,尤其是像妳這樣的美女,那一定非常多的人等著看,那一定要先跳給我看…」當埃及男人開始發揮那甜言蜜語的特性時,我瞪了他一眼。

    「我不是開笑玩笑,我是認真的」

    「上次妳來我就和妳說過只要喝了一口尼羅河的水,就註定要回到埃及,所以妳現在回來了,歡迎回到偉大的埃及」

    就這樣第二次到訪埃及我一住就住了三個多月,還差點因為居留日期嚴重過期而回不了台灣,就這樣我的築夢之旅的齒輪漸漸開始啟動。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0-2 綁不住的心

    就在那麼一次的埃及旅行後,就在那初次看到肚皮舞者嬌繞豐滿的身形、嫵媚性感的眼神後,我終日心神不寧,心不停的驛動,再也綁不住了。三個月後,就在所內老師充滿疑惑的尋問下:

    「妳為什麼要離職?」

    「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有更想去完成的事,想跟著心的感覺走」。

    當時的我一面就讀文化大學中文系的碩士班一面又唸著資管系的碩士班,加上在研究院的薪資並不是很高,所以根本是處於一種身無長物沒有存款的狀況下,再加上是要去一個讓台灣人只聽過有很多恐佈份子活動和有外星人到訪過的陌生的埃及。在這種國情不了解、語言不通又身無分文的情況中…如果我的腦袋還正常,怎麼會做這樣的選擇?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