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棄「舞」從文的決定

    高中時考上中正高中的舞蹈班,開始真正進入舞蹈藝術的殿堂之路,雖然我自己左看右看都不是一個在老師眼中的乖學生,不僅常常進出教官室,每年英文都要靠著補考和學長「罩」我,才能順利過關。我從小就對自己的喜好很執著,喜歡的東西不必交待,自然會去學習,但是對於不喜歡的東西,卻怎麼逼也逼不來。現在想想,還真是千均一髮,還好有考上大學,不然可能現在的我走得又是另外的一條路了。

    因為我國中唸的是音樂班,所以並不像同學們大多都是從國小舞蹈實驗班這樣一路唸到高中的舞蹈班,所以除了芭蕾之外,現代舞與國劇武功對我來說是全新的東西,不過還好,反正跟著老師的動作與指令做,也不致於非常困難。

    真正麻煩的是,我沒有辦法完全遵守學校規定。對於自己不喜歡的科目就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上面,「反正以後也用不到」,就常常就溜到學校圖書館或是漫畫店,找自己愛看的「閒」書來看。我記得我國小六年級時開始就非常迷戀武俠小說和科幻小說,尤其是金庸和倪匡,他們的每一部作品甚至讀者對小說人物中的評論等書籍,我都一清二楚。還有就是愛看「尼羅河女兒」和「千面女郎」,這二部漫畫作品,這一看就看了好幾年,因為這二部漫畫說也奇怪,就一直沒有結局,一下聽說是作者過世了,一下就是出個一二本又停了下來,總之,到現在也沒有畫完就是了。(會愛上肚皮舞說多說少也是受了少年時代沉迷「尼羅河女兒」的影響)

    我不是反對學校教育,也不是不想在學校好好學習,只是填鴨式的教育對我這種自我意識非常強的小孩來說,越逼只會讓我離他越遠,當時我心想「以後需要用的到時候,大不了找一個人隨身翻譯就好了,反正會英文的人這麼多,也不缺我一個。」其實,如果當時的老師讓我了解唸英文不是只為了「分數」和「升學」,而是為了開拓自己的視野,是為了日後有機會與外國人在溝通時不必透過翻譯就能更清楚表現自己的意見,讓對方了解。如果,在當時老師是這樣告訴我,而不是告訴我你不唸英文就考不上大學,可能我就不那麼排斥學習了。在日後對於常常出國的我,也證明了語文能力真得是非常重要的溝通工具,也不只是英文,多會二、三種語言也是必須的。

    所以在我自己開始教學以後,我很重視怎麼樣引導學員們去主動的學習。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在引發學員興趣之後,他才有可能享受學習的樂趣,老師們也才有機會再帶領學員們進入你想要教導他的東西,甚至是藝術更核心的領域。

    還好,我當時沒有因為太過懶散的學習,讓我進不了大學唸書。我在大一時唸的是文化舞蹈系。一次我參加了高中老師的舞團排練,常常看到畢了業的學姊睡在舞蹈教室。

    「為什麼住在教室!」我覺得很好奇,難道是因為大家感情太好,或是這樣練舞比較方便嗎?

    「因為舞團的經費不足,這個月的薪水發不出來,所以沒有錢租房子,就先睡教室。」

    「那麼一個月多少錢呀?」當時的我對於一個舞者的收入完全沒有一點概念。

    「八千塊,平常教小朋友和做直銷,會有一些額外的收入」(註:因為在舞團,只要有演出就必須要排練,所以沒有辦法做一般正常上下班的固定工作。)

    第一次,我開始認真想著畢業後的問題,生活上的問題。回家後,我問媽媽,「如果以後我沒有錢,妳會不會養我。」

    「當然不會,妳都大學畢業了,父母沒有義務要照顧你一輩子,妳開始賺錢就要懂得孝盡父母。」我的媽呀!八千塊一個月,還要孝盡父母,這個實在也太困難了吧!

    「就和妳說了『興趣不能當飯吃』,妳自己一定要跳舞,做父母的也沒有辦法。」第一次,我意識到生活現實的重要。將近一個月我腦掉中會不斷出現電視新聞中常播放的一些窮苦人家的畫面,而我就住在屋頂會漏水的破爛的屋子裏,沒有飯吃,連買漂亮舞衣的錢也沒有。

    可能是一下的打擊對我這個一向飯來張口的我來說,是一項非常沉重的壓力。因此我想著想著決定自己必須要轉系,決定除了舞蹈這個「華而不實」的興趣之外,一定要有其他可以維持基本生活的專長與技能,我想總有辦法一面過著正常的生活,一面跳舞吧!

    學姊聽了我的想法覺得很好笑:「你才大一,不要想這麼多,就專心學習就好,以後的事慢慢再考慮。」但是,種種貧困與拾荒老人的影象一直在我心裏盤旋不去,於是一向不愛唸書的我居然開始到各個系所旁聽,也突然覺得讀文化大學還真不錯,什麼科系都有,反正旁聽又不用另外花錢,有興趣的就多聽幾堂,沒興趣就半途從後門溜了出去。除了在學校學習之外,還到校外學習電腦、學習插花、學習泡茶……,從那時開始就愛上了學習,也開始收集證照,電腦乙級技術士、泡茶師、池坊插花師…都是在大學時就取得了,不知不覺就這樣快樂的學習了很多的東西,沒有人逼而是自發性的。

    我想我很幸運就讀文化大學而不是當時舞蹈系學生的第一志願-藝術學院,現在的北藝大,對我個人而言,我不喜歡非常嚴肅的、管理式的學習方式,而是開放式的、選擇式的學習環境。人有時候總是不喜歡聽別人的使喚,別人幫我選的我未必會做,但是自己選的,就算是打落牙齒我也會混血吞。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