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喝一口尼羅河的水,就註定要回到埃及


(圖:攝於埃及路克索尼羅河畔。)

    總覺得當時的我,應該不是我。可能是受了某種不知明力量的驅使,可能是被自己過於浪漫的想法衝昏了頭,在生命當中的某些時候,往往會被一個一閃而過的想法、一個似曾相似的畫面、一段熟悉的音符所觸動,攪亂我的心,影響我的生活以及一切的一切。

    當我第二次踏上埃及的土地,拿起電話,打給一個埃及的當時還不是很熟的朋友,告訴他,我來了,我需要一個住宿的地方。他問我「妳來做生意嗎?這裏有很多中國人來做生意。」

    「不是,我想學肚皮舞」他非常訝意我來這裏的理由。

    「真得嗎?中國人要跳肚皮舞,尤其是像妳這樣的美女,那一定非常多的人等著看,那一定要先跳給我看…」當埃及男人開始發揮那甜言蜜語的特性時,我瞪了他一眼。

    「我不是開笑玩笑,我是認真的」

    「上次妳來我就和妳說過只要喝了一口尼羅河的水,就註定要回到埃及,所以妳現在回來了,歡迎回到偉大的埃及」

    就這樣第二次到訪埃及我一住就住了三個多月,還差點因為居留日期嚴重過期而回不了台灣,就這樣我的築夢之旅的齒輪漸漸開始啟動。

取自《愛戀肚皮舞-沈宜璇的中東夢》一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