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vs埃及選舉

沈宜璇 | 2010-12-16 | QQ群:

  這二天和埃及的朋友見面,剛好台灣和埃及都才剛剛辦完大型的選舉,其中一個朋友剛好對於從政很有興趣,參選過埃及的議員,所以就不由地就分別地聊了一個下午自己國家的歷史和選舉文化。

  我提到了前副總統連戰的兒子連勝文在這次選舉中,中槍的事;也提到阿扁和阿珍入監服刑的事;甚至從蔣介石開始談起一直談到了現任的馬英九。(當然我有自己對於政治的想法,不過,因為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就此省略)

  原以為台灣的選舉動刀動槍,會讓這些埃及的朋友嚇一跳,卻沒想到卻反而被埃及的這次選舉給笑死。(我不是要嘲笑別人的國家,因為台灣也有台灣的問題,我沒有砭損之意,只是對於生長在台灣的人來說,真的是太匪疑所思了)埃及這次的選舉,因為執政黨修改了憲法,取消了法官監票的這個制度。(法官一般來說是比較中立的,不會偏向執政黨或是偏向反對黨)所以,朋友的長輩,到了投票的地方,投票所的人就和他說:你們不用進來投票了,因為票已經幫你們放在投票箱裏了。所以,這次的選舉執政黨也就理所當然的就全上了,而反對黨沒有任何一個人當選。@@##**反正,這種事情在台灣不只不會發生而且想都沒想過可以這樣,所以我就不小心笑了出來。但是我的埃及朋友卻是眉頭深鎖,看的出來他很擔心埃及的政治。(我知道中東人很愛自己的國家,所以我盡量不會去冒犯他們;不像我們,反正議員、立委、總統…管他多高的官,隨便拿出來罵和羞辱,想要罵的多難聽隨自己高興。)

  我和他說了,你們應該要抗議,他說,一定有,但是沒有用。埃及的朋友也說了,他很佩服台灣人,可以為了理想去做牢,去犧牲自己。埃及人會這樣做的人,雖然有,但是很少。

  好了,我不能說太多,我怕去不了埃及,或是到了埃及被警察抓走。(開玩笑的,其實主要是怕我說了太多埃及的壞話,埃及的朋友會不高興)說實在的,我和埃及人說了很多阿扁和馬英九的壞話,但是卻不敢在台灣說埃及總統的壞話,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太對呢?下次,我要多說些我們總統的好話,不過總統大人,你也要多做一些政績出來,讓我可以一有機會就拿出來說嘴!

  其實我努力的想了一想,我有說馬英九的好話,我說馬英九雖然到現在很多人對他的施政不滿,但是至少他很清廉不會貪污。但是埃及人不相信,他說,不可能有總統不會貪污。唉呀!我說了不說了,這句話說出來又是兩面刃,我太壞了。